“张杨导演我爱你”女文青变网红的可笑和可叹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张杨导演我爱你”女文青变网红的可笑和可叹

添加时间2018/03/23

文丨令狐卿

近日,一女文青“小二姐”在公众号披露与导演张杨的一夜情,用一种爱情宣言似的告白宣布与张杨钟情、爱过而后放弃的心路历程。3月1日这篇十万+告白席卷朋友圈,小二姐接受采访,密集发表微博,似乎在享受并维持这种骤然到来的关注度,这让人想起很多网红的历史。

要承认,对小二姐的反感遍布舆论,她使用波西米亚的小资风格包装告白书,内含广泛的槽点,如三毛荷西、虔诚西藏、在路上的灵修等等,都是一直存在舆论中容易凝聚争议的标签。小二姐“大剂量”地使用这些标签,显示出她对舆论传播是有备而来。

如何优雅地讨论小二姐对张杨导演的十万+“霸凌”风波,也是让作者烦恼的事情。它不具有公众议题的“硬核”,也很难在这种私生活的狂想曲中插播特别有价值的诉求。所以到最后,就成了小二姐的表演与围观人等的话语“互动”,这种无聊很有特色。

如果我们不去假设读者全都是“吃瓜群众”,并坚信更多读者拒绝被无聊的舆论事件洗脑,或者说更珍惜他们的时间,也许可以把小二姐的告白书放在互联网娱乐至死的脉络中找一点历史感。正是在这个角度上,小二姐与芙蓉姐姐倒是组成了很贴切的“前世今生”。

展开剩余69%

芙蓉姐姐是千禧年后混迹水木清华、用凹造型肖像博取关注的网络史前红人,芙蓉姐姐紧紧抓住爆红的机会,用整容、学艺等内外修炼维持公众形象,最终成功地开辟出一条至今有效的盈利模式来。小二姐面对的自媒体环境,一如芙蓉姐姐曾面对的BBS时代,都是趁势而为。

由小二姐的大胆告白,还能联想到木子美老师。这位退役的前媒体人以“集邮”的方式搜集石榴裙下的“猎物”,并用“遗情书”的形式、实名描述细节。同样涉及性经历,小二姐只是一笔带过,而后用文青那种常规的人文素养描绘柏拉图式的爱欲想象。

木子美的直白模式不可复制,而芙蓉姐姐的模式有可取之处,但需要改造以适应自媒体传播的大环境,小二姐那冗长的告白一脚踩着《遗情书》的精神内核、一脚踏着芙蓉姐姐的旧路,以折中的中间路线与观众见面。

绯闻每天都有,但将与男导演的绯闻以单方面的叙述进行重大构建,小二姐恐怕是先行者之一。木子美老师的细腻让人看尽男女地位的倒转,小二姐以“转世三毛”的娓娓道来则让人目睹温柔的暴力——有关男女在性权力中的地位改造问题,木子美与小二姐可谓“一性各表”。

如果说,木子美的遗情书展现了网络早期性表白的方式,小二姐对张杨的所作所为则是遗情书的web2.0版。也许,小二姐有理由对木子美作如下表白,“一个时代过去了”。对男女之事的集邮模式让位于小二姐式敲骨吸髓大法,这是社交媒体旺盛时代抖落的一点明证。

换句话说,木子美对男性被征服者的内心是不在乎的,她对数量规模的追求高于其他。而在小二姐初露峥嵘的行为方式上,她将肤浅而广阔的情感投射在稀薄的量子缠绵上,以浅白之心追求爱思之深,令人印象深刻。肉体是木子美的猎物,精神是小二姐的目标。

在小二姐的微博上,她透露了要在娱乐圈打造“正能量”的计划,既语焉不详,也叫人莫辨真假。但有一点可能要注意,就像芙蓉姐姐紧紧地与互联网节奏合拍,小二姐的道路刚开始,不甚稳定,如何将芙蓉姐姐的“女儿当自强”转化为足够的张杨导演们,有猎物才能维持表演,难度更大。

从网上一些信息看,小二姐的行事动机处在相反的评价中。有人认为她的告白多数是不让人反感的,也有人则深究她是否为预谋炒作。某些信息似乎在证实她在十万+早期是在主动扩大影响,这点与营销技法类似。如果这样,张杨也算是为她贡献了绝大的“票房”。

就像芙蓉姐姐的网红史所昭示的那样,在这类事件开始时,动机都藏着掖着,到后来就会明明白白亮出来。无论怎样,都足可一笑与一叹:可笑的是在互联网的技术转变中女性网红的极端成名,仍需要在下半身做文章;可叹的是,它抵消了一些重要论题,用花边诱惑人沉湎于岁月静好。

搜狐知道推荐:建筑施工企业会计核算实务培训——【会计学堂】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