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护士二次自杀丧命苛求“完美受害者”太可怕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女护士二次自杀丧命苛求“完美受害者”太可怕

添加时间2018/06/06

文丨熊志

那位曾在网上留遗书的女护士,最终还是再次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6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蓝山县公安发布一则警情通报,称5月31日在厦蓉高速洪观服务区发生一起自杀事件,三位自杀者系一家人,其中两人身亡,一人受伤。《北京青年报》记者多方了解后得知,此次自杀的一家人,系此前在海南自杀未遂的一家人。

时间倒回到十天前的5月20日晚,网名为“菲妥妥_穆修修”的年轻女护士,在微博发布一篇遗书,称因为父亲欠下高利贷一家人不胜其扰,决定自杀。遗书公开后,经警方和网友的接力救援,一家三口转危为安。但悲剧看似终结的同时,不少细心的网友发现,这位女护士有着诸多让人难以接受的细节:比如欠高利贷还去泰国旅游,道德绑架其舅舅,用昂贵的iPhoneX,给游戏充钱上万……

(女护士生前的微博照片)

那些为其生死挂念了一夜的网友,因为受骗感而画风突变,在他们看来,所谓公开自杀更像是一场祈求善意的表演,是像罗一笑风波中的罗尔那样,用隐瞒关键信息的方式卖惨,进而将网友的同情变现为现金打赏,缓解债务压力。

展开剩余72%

如果去她的微博下看,可以看到愤怒情绪的溢出:“戏精一家,担心了这么多天,消费别人善良真的好玩吗”。女护士微博发言时活泼的文风,甚至也成了被攻击的点,跟帖直言不讳地谴责道,“下次遗书少带点表情包哦”……

女护士的二度自杀以及死亡的既成悲剧,让这些讨伐的声音显示出苛刻、冷酷和嗜血来。是网络暴力逼死了这家人吗?目前依旧无法得出肯定的结论。如果要归因,可以有无数种解释办法,你可以怪她那坑女儿的原生家庭,甚至怪这家人心理承受能力差,但是那些出言残忍的网友,他们“扔石头”的做法,又该承担多少责任?或者换个问法,冷血刻薄的代价是什么?

网络暴力所造成的伤害,是一个很难定性定量的命题。哪怕出于自责,让原本挥舞着道德大棒拷问女护士的网友有了忏悔,投入到新的人肉战场,依旧是容易的事。就像几天前的小凤雅风波所显示的,从谴责作恶的父母,到抨击带节奏的自媒体和作家陈岚,溢出的网络情绪总能够快速变脸。只是情绪反转,除了因为事实的出入之外,更多还是源于人设崩塌。

这种崩塌建立在有关“完美受害人”的道德想象上。对小凤雅家属来说,反转发生在底层农村人贪愚私弱的刻板形象倒塌后;对于自杀的女护士而言,当她以微博的形式将自己私人化的自杀行为投诸公共舆论场时,围绕她的道德预期,要求她必须是清贫的受害者。

(女护士去世之后,相关新闻下的跟帖)

哪怕如她所言月工资两万,也不能有旅游、用苹果手机、玩游戏的娱乐消遣,甚至文风都得符合死亡的沉重阴郁气质。如果你还记江歌案的话,应该不会忘记类似的场面,江歌死后,刘鑫染头发、买包包的举动,被正义的网络人士当做冷血的污点讨伐了无数次。

跟帖有多刻薄,就能看出正义网友的受挫感有多强。对他们来说,善心被消费,没有比这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事了。为了平息受骗感,所以需要启动舆论惩戒机制。面对一个不符合道德预期的高利贷受害者,他们用冷酷的语言,质疑这场自杀表演是圈钱;而基于论证网络暴力惩戒正义性的需要,还得将这种谴责辐射到泛道德化的全域,比如女护士相亲、找男友。至于手机为分期付款、旅游项目是父母提前预定的解释,当然没多少人会仔细聆听。

从行善施救建立参与感和存在感,到棒杀女护士来维持存在感不容轻慢、不容被骗的尊严,网络暴力发生在这样的场景之下。而更致命的是,在女护士自杀事件中,它甚至超过了生死的怜悯和度量。以至于虽然女护士第一次自杀获救,正义人士还是用刻薄、冷血,来回击让他们上当受骗但却可能在重压之下随时再次赴死的女护士。

女护士的微博停留在5月22日,最后一次发声,还是在澄清第一次自杀后引发的相关事实争议,“呕吐,您别了,歇歇吧”的网友跟帖评论,如今一语成谶。从悲剧到闹剧再到悲剧,人命终归是没了。不管那些人肉和网络暴力的发起者,会不会出于自责而忏悔,那些残忍过头的跟帖,都将会以抹不掉痕迹的形式留存于情绪溢出的互联网上。

网络暴力社交媒体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阅读 (0)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