喷涂“涉毒家庭”游街式社会管理方式不可取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喷涂“涉毒家庭”游街式社会管理方式不可取

添加时间2018/05/31

文 | 酒颜君

毒品是全人类的公害,一旦沾染便走向了罪恶的深渊。国家严厉打击贩毒制毒等违法犯罪行为,对毒品保持“零容忍”的态度。近年来,各地禁毒办积极加大打击毒品犯罪力度加强全民禁毒宣传教育,然而在与这块顽疾打持久战的道路上,有些地方却做出了于法理不通的举动。

近日,有媒体报道,为了达到警示教育效果,广东揭阳市惠来县鳌江镇10户家庭的房屋被喷漆“涉毒家庭”。 据惠来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称,上述喷漆行为是鳌江镇政府组织的。同时,鳌江镇政府禁毒办表示,被喷漆的家庭均涉及较大制贩毒案件,大部分家庭有成员系在逃人员,且喷漆行为得到当地村民的同意。

面对严峻复杂的禁毒形势和繁重艰巨的禁毒工作任务,地方政府和禁毒办的缉毒压力可见不小,否则也不会出此下策。喷漆行径曝光后,引发不小争议,有人认为制毒贩毒罪过重大,对喷漆行为表示支持;有人质疑此举侵犯了村民名誉,家庭中的其他守法公民不该受到歧视。

大部分支持者的态度是,制毒贩毒与个人吸毒情形有着本质的区别,吸毒者本身堕落,其家庭是直接受害者。而制毒贩毒坑害了许多无辜的人,对社会危害较大,高收益的背后其家庭是间接的受益者,这种严重危害社会稳定的罪行致使民怨载道。但化解民怨的最有效办法是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让他承担应有的法律制裁,而不是采取这种游走在法律以外的手段让整个家庭背上污名。

展开剩余60%

提高禁毒意识,警示教育初衷是好的,然而能起到的效果未必如其所愿。对当地来说,乡里乡亲的各家什么情况想必大家早已心知肚明,有没有这几个字,又有什么区别?贴标签的行为多此一举。对在逃人员来而言,赚这份黑心钱的亡命徒,公安部门耗费大量人力物力都难以赶尽杀绝,岂是能看了这小小的“涉毒家庭”字样就会感到羞耻从而投案自首改邪归正的?

可见,在这起意义不大的喷涂事件中,受伤最大的无非是家庭中的留守成员。新闻中也明确说是家中有人涉毒,不是全家涉毒,把私人住宅门口涂上“涉毒家庭”,等于给这一家人都公开贴上“不良”标签。特别是如果家庭中有未成年人的,带着这样的标签示人,对其身心健康十分不利。

以一人之过给其家人实施这样的“软暴力”,实在不妥。曾有报道记载,惠来县由于涉毒问题,2014年先后被国家禁毒委列为“毒情严峻重点关注地区”、“制毒严重通报警示地区”。按照当地的喷漆逻辑,惠来县是否也该在醒目位置打上“涉毒县城”字样以示警示作用?

于理不妥,于法也显荒唐。法律惩戒的主体都是以个人为单位,谁犯罪就是谁犯罪,家庭里三个人犯罪,那就是三个独立的个体承担,跟其他家庭成员没有关系。执法部门喷涂“涉毒家庭”的方式太极端,等于未经审讯,以非正常渠道把整个一家向全社会宣判了。工作人员口中村民同意,不是正大光明喷涂的保护伞,执法机构不懂法,是个大问题。

任何一种违法犯罪行为都会被痛恨,性侵幼女、拐卖儿童、贪污腐败,哪一种罪责又比制毒贩毒轻呢?难不成这些罪犯的家庭都要被打上烙印?行政行为应该考虑到对行政对象的影响,不应将其作为对立面来改造,这种标识,也许可以在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居委会内部使用,目的也只能是便于监督、管制、帮扶。但是公开羞辱、游街式管理,跟黑社会催款在门口泼油漆一个套路,实在是不讲道理。

好在当地已意识到不妥之处,开始落实去除工作。禁毒是一项具有长期性、艰巨性的工作,公安缉毒部门面临严峻挑战,这项工作既是国家义务也是社会共同承担的责任,正因如此,执法部门更应该在法律的范畴内实施打击行为。不要一边要求法治社会,一边却又做不合法的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阅读 (0)

文章来源: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