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妈妈”敲诈勒索?传统“江湖慈善”走不远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爱心妈妈”敲诈勒索?传统“江湖慈善”走不远

添加时间2018/05/29

文丨江玉楼

曾在十年前获评“河北好人”的李利娟近日被批捕。开办孤儿爱心村的她,涉嫌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武安当地的民政、公安等部门列举了李利娟的诸多不法行为,昔日光环破碎,许多人难以接受。李利娟究竟是“天使”还是“罪犯”?众说纷纭,未有定论。

李利娟创办孤儿收养机构持续22年,她的兴衰沉浮既经历了民间慈善的草莽时代,也见证了“江湖慈善”逐渐没落,让位于“法治慈善”的现实。对李利娟的评价,在不同人那里褒贬各异,更说明草根慈善的复杂性。但有一点可以确认,草根慈善的“弄潮儿”走不远了。

对于李利娟的态度,尚需谨慎。在法院判刑之前,对她的一切指控都还不是白纸黑字,所以“踩上一脚”的事谁也别急着做。其次,她在过去的慈善行为,确实帮助过一些孤儿;再次,她高调的行事方式,江湖儿女的痞气,冲撞行政规范的做法,确实也令她走到山穷水尽。

2013年长城网报道,爱心妈妈李利娟坐轮椅照看孤残孩子们

应该承认,在慈善不发达的过去几十年,像李利娟这样的民间机构、草根慈善带头人很重要,他们的存在,以其“短、平、快”的操作,弥补了官办慈善效率低下的问题,也解决了一些社会难题。李利娟的出现与出名,是这一时代背景的产物,有她的必要性。

展开剩余60%

但也要看到,对李利娟式“江湖慈善”的容忍,甚至给予支持,是民政等部门明知自身弱势、无法快速补齐短板时的权宜之计。这种共存期容易让民间慈善带头人产生误解,变相地催生他们豪强式慈善风格。一旦环境和时代有变,李利娟以及这种慈善模式就面临微妙处境。

武安民政局对李利娟的主要处罚依据是三年没有年检,这是主管部门对民办非企业单位的常用管制手段,也许还有内情,但真相暂时难以知晓。而在行政约束之外,李利娟之所以被治罪,也有媒体含蓄挑明是她触犯了政商更大的利益。

据传李利娟阻工了当地千亿元项目的进程,这可能是导致她与当地对决的导火索:她对江湖慈善模式的路径依赖,很可能以此作为博弈的工具,在当地招商引资的“一号工程”前灰飞烟灭。当然,在没有更权威信息之前,这一切还难下定论。

爱心村被关闭,孩子们已送走,图片来自北青“深一度”

李利娟的命运转变中自然有让人感叹的成分,但没有及时赶上慈善法治化进程,恐怕击中了李利娟的命门。

实际上,在新慈善法2016年9月颁行后,民间慈善在模式转换上时间紧迫,上不了车就永远被甩在身后。这里不是要指责李利娟,但慈善款项进入私人账户、出动孤儿在冲突中打头阵等低级做法,实在是授人以柄。这种混淆了公私关系、善恶边界的行为,加速了自毁的进程。

历数李利娟为代表的“江湖慈善”的成就,主要是往后看;这种模式,在中国各地都有少数的存在,很像是民间慈善的“堡垒户”。但是,在日益精密的管理体制下,这些过去的慈善产物格外扎眼,要是不思进取、依旧放纵不羁,一旦被盯上,落实行政或司法措施,几无翻身余地。

总之,李利娟的孤儿爱心村已经被当地官办机构拆解、分流,她挥洒“江湖慈善”的基础不复存在,这一结局带有深刻的时代意味。李利娟是个案,但它提供的借鉴仍然是有共性的,传统的慈善做法很难清晰界定善恶边界,民间慈善要长久,要多一点法治思维和现代思维。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阅读 (0)

文章来源: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