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茅药酒转处方药?“皮球”到了国家药监局的脚下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鸿茅药酒转处方药?“皮球”到了国家药监局的脚下

添加时间2018/05/08

文 | 令狐卿

国家药监局4月16日打破沉默,指令内蒙古食药监局,对卷入舆论恶评的鸿茅药酒加强三方面要求:责令企业解释虚假广告问题,报告不良反应案例;要求内蒙古食药监局不得违规审批广告;加大飞检力度,再有违规将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发文号

而在同日答记者问时,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强调,2004年至2017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一个更大的进展是,国家药监局已经组织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乌兰察布市副市长王心宇曾指出,作为纳税大户的鸿茅药业位列2017年当地储备上市的18家中,而且有望两年内在深交所挂牌。考虑到鸿茅药酒正在冲刺上市事宜,国家药监局采取合乎公共利益的举措,也可以为净化股市“消消毒”。

因质疑鸿茅药酒,广州医生谭秦东今年1月份被跨省抓捕,所涉罪名是侵害商誉罪。当《财经》杂志披露鸿茅药酒正在紧锣密鼓准备上市事宜后,舆论自然容易产生联想——当地滥用警权等一切操作很可能是为鸿茅药酒上市“保驾护航”。

展开剩余71%

本次风波展现了四条线索:一是厂家及内蒙古地方政府合力推动公司上市,这是最新披露;二是抓捕谭医生变成“烫手山芋”,后续如何在司法上处理这个棘手案件;三是舆论激发出对鸿茅药酒的集体声讨;四是国家药监局要对系统内外两个面向做出交代,必须有所作为才行。

对鸿茅药酒来说,谭秦东案、持续恶评的舆论及国家药监局立场都会严重威胁到它能否真的上市。其中,国家药监局的后续做法极为关键,如果鸿茅药酒转化为处方药,按照处方药的广告禁令,就不能在大众媒体上做广告,其广告轰炸的营销模式会破产,缠绕着丑闻的盈利模式会迅速瓦解。

但国家药监局考虑将鸿茅药酒转为处方药,这一工作安排具备扎实的现实基础。一是可以对长期以来谴责鸿茅药酒的舆论作出符合职责的回应,二是挽救系统内部在查处鸿茅药酒时屡遭挫败的士气,要知道,至少25个省市食药监局曾查处鸿茅虚假广告,但最终效果存疑;三是贯彻“新官也要理旧政”的施政要求,拆除内蒙古食药监局与其他省市食药监局的行政壁垒。

所以,无论鸿茅药酒和地方政府关系如何紧密,查办谭秦东医生又如何走到焦头烂额的境地,也不管他们上市的愿望有多么迫切,这是它们地方造成的一堆烂事,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层级管理的原因,有关鸿茅药酒一切腌臜事所凝结成的“大皮球”,现在踢到了国家药监局的脚下。一个思路是,只要将其转化为处方药,即刻药到病除,止息纷争,天下太平。

鸿茅药酒跻身“国药准字”是2002年,2003年进入非处方药名录,这个时间段吻合原国家食药监局局长郑筱萸主政时期。郑筱萸于2007年因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决执行死刑。某种意义上讲,给全国食药监局出难题、又拿它没办法的鸿茅药酒是郑晓萸时代的“不良遗产”,成长为现如今监管对象与补品界的“怪兽”。在大部制改革中新挂牌的国家药监局不能坐视不管了,亟需做出符合民众呼声、合乎公义的实际处置。

当然,吊销批文与转为处方药是国家药监局握在手里的两大“杀手锏”。其中,将鸿茅药酒转化为处方药,既可以在疗效的真实性上不去推翻历史认定,又可以在相当程度上抵充地方政府可能施展的内部公关及行政反弹。相较于直接吊销批文,转为处方药尽管属“保守疗法”“休克疗法”,但更温和一点,其影响对内可控,对外获取舆论好评都不在话下。

总之,鸿茅药酒借助地方保护,凭借大肆广告逐步演变为现在的怪模样,并且正在谋划上市的“钱途”,其带病壮大的症结终于到了要被正视与解决的时候了。鸿茅药酒推动跨省抓捕讲真话的医生,掀起舆论巨浪,算是“不作不死”的典型。对于国家药监局来说,面对鸿茅药酒为代表的种种监管领域的乱象,表态严管只是扔了“一只靴子”,我们期待“另一只靴子”尽快落地。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