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事件再反思:技术冷战思维绝非解决之道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中兴事件再反思:技术冷战思维绝非解决之道

添加时间2018/05/04

文丨赵楚

美国商务部激活对中兴公司制裁令,事件持续发酵。中国从官方到民间都在热议,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声音,是要“不计成本”投入芯片研制,要让中国企业掌握互联网时代的核心技术。对于中兴事件,当然需要更多维度的反思,但什么方向是最具建设性的,却需要谨慎判断。

不因小挫重回技术冷战思维

本次美国制裁之所以对中兴公司如此致命,是因为中兴公司产品核心部件依赖美国特许出口,因此,一种也属传统的观点甚嚣尘上地蔓延开来。事发后即有论者提出,本次中兴公司的危机反映了中国相当一部分全球型公司受制于外人的格局,凸显了传统举国模式攻克技术壁垒的必要性。

这种缘木求鱼式的观点其实是已被现实残酷证明为无效的本土观念与经验的延伸,既不能解现实的燃眉之急,从长远看更是贻害无穷,恰恰有害于本土高科技研发与产业的发展。因为,从充分的国内外相关发展例证中可以看到,离开全球化的技术研发、部件采购、市场需求及人才推力,一句话,离开全球化本身的环境和意识,传统小而全和大而全的发展理路反会给中国全球型企业,乃至中国相关产业带来更大的危害。

展开剩余86%

就在特朗普上台一年来,由于其显著的重商主义和经济民族主义立场,他对20多年来的全球贸易多边主义体系深恶痛绝,而在此期间,中国领导人在多种国际论坛和其他场合反复宣誓,将高举全球化大旗,坚持推动多边贸易体系发展。

忽然之间,由于中兴被制裁,举国上下,立即就一片过来人耳熟能详的楚河汉界之声。这表面看是中兴事件震撼的挫折心理反映,但更长程看,还是中国社会对国际事务陌生和无措的表现。无事则信心爆棚,满世界炫耀所谓几大发明,稍遇小挫,立即就不假思索,呼天抢地,表现得好像天塌下来。这本是对现实的国际政治和经济环境缺乏现实感的结果。

历史上出于特殊政治与政策原因的技术追赶战略是特定历史条件的产物。上世纪50年代的冷战阵营壁垒,当时领导者个人的意识与理念,特定时期规划的军事与经济需求,这些特定和历史性的缘由造就了所谓举国体制的技术追赶战略与往事。

应该看到,这并不是正常的社会经济和兴业殖产路径。其天文数字的所谓“不惜代价”和“不计成本”,最终导致的其实是土法炼钢式的废品与半废品。后来中兴公司等所代表的新型科技企业的兴起,不是源于这些历史追赶的成果,而正是基于对其负面遗产的清算。

在全球化时代,片面的政府主导的“自主科技”不仅不能迅速提高国家整体科技和产业水平,更可能的是,因此浪费宝贵的资本和资源,造成新的贪腐土壤,从而耽误国家和社会的科技与产业进步。中国在这方面教训已经车载斗量,不必一一细数。

一言以蔽之,中兴公司的个案当然有太多教训值得中国社会,包括政策指导者汲取,但如果对中兴教训的研讨走上技术冷战的思维,那毋庸怀疑,必定会带来更大的政策失误和产业困难。艰难困苦,玉汝于成。在彻底厘清中兴的教训之前,中国社会需要学习如何从容和诚恳地对待这一挫败。中国社会历经近现代种种灾难,应该有起码的弘毅精神和气质。

技术冷战不能解决现实需求

人们不应忘记,中兴公司一类的中国全球化企业本身正是中国企业经营和市场全球化的产物。这种全球化是当代国内经济发展的结果,更是全球技术采购环境变化和大国经贸关系发展的成果。从更宏大的历史视野来说,当代高科技产业的兴起和膨胀,首先是因为研发与采购链的全球化。这在美国高科技研发与产业的实例中也可以得到清晰说明。可以说,那种片面的国产化民族主义技术战略本身是对当代高科技产业误解的结果。

研发人才和布局的全球化,外包与采购的全球化,和市场的全球化是互为表里的整体。而核心科技的获得本身即是这种全球化营运与市场竞争的第一轮产物。试图以反市场化和反全球化的立场解决中兴公司类型的危机,现实中没有可行性,无助于满足相关企业的眼前需求,一旦真的转化为政策理念,则必然会带来不亚于当年大跃进和土法炼钢的后果。

半导体研发和产业需要复杂的社会与产业环境支撑,绝非一蹴而就之事。中兴和其他中国公司借助国际化技术采购研发自己的整机产品并非简单的不得已之事,而是基于清晰的全球市场布局分析及成本核算的选择。此点已为出事后国内外业界评论者阐明。

自主研发不是传统政府官僚主导的民族主义科研观所能指导的,也照样是充分全球市场竞争和技术交互交流的产物。自主研发不是与全球产业协作矛盾的事物。因中兴公司遭遇而把二者对立起来,试图以新闭门造车思路作为未来中国全球型企业核心技术解决之道,这只能是缘木求鱼。

就很现实的需求来说,且不说中国目前的政策、社会、教育及企业基础是否能提供立即的产品研发潜能,人们需要牢记的是,包括中兴公司在内,国内诸多工业与科技产品生产领域,对外部关键供应链的依赖是程度同样的。

想象中的远水不能解眼前的近火,实际上,未来即使有基于市场化和现代科技研发规律产生的优秀替代产品,一来并不可能有一劳永逸的大而全的所谓自主,再则,即使到这一天,国内不同公司之间的竞争与技术壁垒也是照样存在的。

人们不可忽略的现实是,中兴之外,国内其他同类公司依然面临日常的数量惊人和不可一日间断的外国软硬件引进需要,以便保持企业正常运转;即使中兴自身,虽已遭重创,但前此业务依然面临庞大的后续服务需求,在满足这些需求时,高昂的“不惜代价”和“不计成本”誓言,除了宣泄虚骄的空洞情绪,又能提供什么实质的解决?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对此,人们不应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自我欺骗。

不要让中兴的学费白交

诚然,当代民族国家竞争与大国竞争是确实存在的政治现实,对于全球型企业来说,不仅中国企业,也包括美国或其他国家的在华企业,都面临如何适应这种竞争必然带来的各国安全关切问题。

从长远看,大国经贸环境,特别是中美这样在意图和能力方面诸多猜忌的大国之间,贸易氛围的根本改善,实有赖于政治和安全关系的重大缓解与升级;从现实着眼,只能说,企业能做的首先是国际化的合规和守法操作。

历史上从来没有绝对无限定理想化条件下的企业运营国际环境,今后也不会有这样的环境,国家军事及综合安全需求会局限外国企业经营者,这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本应具备的起码常识。

与那些三十六计式的“作弊勿被捉住”思维相反,只有中国全球化企业在驻在国的模范守法合规行为才是中国经贸进一步全球成果的保证——合规守法和促进全球科技合作,进而促进经济与良性社会与产业合作交流,这是中国全球型企业的时代使命,也是有利于其自身成长的必修功课。

如此思维才会带来更有利和友好的国际技术采购与市场环境,才能更有利于这些企业的进一步成长。技术冷战思维绝非解决正道,对此人们必须有充分的自觉意识。

近年中国决策者反复宣示进一步“史无前例”开放的决心。人们期待随着中国的教育和科技发展,能出现更多世界一流的科技成果和产品,在全球科技产品和经贸市场占据更大份额。但必须指出,技术冷战思维及其指导下的政策理念与这些宣示是矛盾的。实际上不利于真正提供更好的科技产品研发环境,理顺科研体制,更有效利用研发资金,以及,更大力推动企业生产和销售有市场前景的产品。

自主研究,国内的高科技全球型企业的后续推力的追求,不应撇开全球市场背景,与市场化和全球化的基本理念对立起来。

更重要的,容易为很多人忽略的是,在近年引人注目的中国科技产业成就中,比如高铁的制造技术,通讯与其他信息化产品,其中也包含国际化技术和产品采购的核心要素。即使美国那些炫人眼目的高科技军民用产品,如隐形战机和新一代战舰,在其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全球采购的软硬件也是必不可少的。

我们已身处一个虽有壁垒却完全相关的科技和产业世界,没有人可以完全依赖一国的科技与内部贸易建立与全球平行的经贸体系。科技和产业的竞争首先是在这种完全全球化的初始条件下开展的,由此带来产业利益链条的差序分布和分工,进而升沉互动。这一现实不会因浪漫主义的政治正确而改变。

历史的教训值得记取。过去30年来中国全球型企业的出现不是闭门造车的产物,无论教育和知识的扩散,还是市场的国际化拓展,归根结底,都是中国开放和参与国际竞争的成果,中兴公司一类企业的出现正是最好例证。

参与和分享利益却败坏规则,这是不折不扣的企业自戕之道。而离开全球化市场的真正推力,关门主义的技术发展不仅得不偿失,而且将失去方向。要说本次中兴遭制裁事件有什么最有价值的教训,应该就莫过于此了。如果在这一点上得出相反的结论,那么,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断言:中兴公司的学费就白交了,未来必将支付难以想象的更大代价。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