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案的三个“谣言”底层失序下的暴力循环丨手记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企业名录

张扣扣案的三个“谣言”底层失序下的暴力循环丨手记

添加时间2018/03/09

文丨孙俊彬

站在张扣扣家二楼西面的窗口往外看,王家的院子一览无遗,那只拴着铁链的土狗机敏地注视着大路边的每个动静

我很好奇,腊月的某一天,35岁的张扣扣站在这里看到了守待多年的王正军时,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张扣扣为什么要杀人?杀人的时间为什么选择在大年三十这一天?这是本案的问题起点,也是事件核心。

张案的代理律师殷清利在与张扣扣进行了5个小时会谈之后,总结了三个原因:一、母亲汪秀萍被王正军打死,法医现场验尸;二、多年来想报仇但是一直见不到王正军;三、王家一直没有向张家道歉,今年过年回家看到王家三兄弟“过得很好”。

事实上,细细地剖析这三条线索,可以窥见,其内在逻辑其实隐含着两家22年的恩怨敌仇及各自的命运沉浮,如果一定要给出现象背后的问题症结,我认为是乡村治理的沉疾和弥补机制的缺失。

(张扣扣家门口,姐姐从门前经过。)

有关张扣扣案的三个“谣言”

展开剩余86%

首先,有三种说法必须予以“纠正”,因为这事关张案量刑和道德判断。

其一,根据我的实地访查,王家并非当地的村霸。事件在发酵的初期,网上有言论指出王家在村里家财万贯,打死张母汪秀萍后花了几十万做司法贿赂。事实上,王家很晚才从村北的山上搬到村里,王家的家族人口也并不比张家多。1996年当地的万元户还极少,王家当时收入最高的是在乡里工作的老大王校军,月俸不超过300元。

其二,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曾对媒体说到,打死母亲汪秀萍的是王家老二王福军,老三王正军是替罪的,因为他当时未满17岁,可以从轻处罚。这个说法被一些媒体作为报道标题发表。可是,当年的判决书显示并非如此。张父张福如在1997年写的申诉书里也明确指出,打死妻子的是老三王正军。在张扣扣与律师的对话里,他也说到等待的仇人是王正军。

其三,2月22日,有媒体发布事件的追踪报道指出,22年前张母汪秀萍案将再次合议,这条信息至今仍在网上流传。前一天,在事发当地王坪村,当地政府一名宣传部门的工作人员曾向在场的媒体记者非正式地透露这个消息。

另一个“信源”据称是张案的代理律师殷清利。2月23日,中央政法委官方微博辟谣称:陕西高院并未委托汉中中院对当年张扣扣母亲案件再合议。张案代理律师也曾对搜狐号《后窗》说过,汪秀萍案的卷宗还在南郑区人民法院,该院副院长否认合议的传闻。

事实上,汪秀萍案的是非曲直关系到张扣扣案的量刑。如果联系到2016年山东聊城的“于欢案”,就容易产生无限联想,恰好张案的代理律师殷清利也是“于欢案”的辩护律师。“为母杀人”的于欢从一审的无期到二审改判5年,赢得大量点赞。如今,“张扣扣尚存一线生机?”人们不禁会问。

虽说法不近人情,把道德捆绑在法律上向来却是人们的思维惯性。

张扣扣是个怎样的人

王家并非土豪恶霸,张扣扣的“侠义”人设也就不攻自破。那么,张扣扣是个怎样的人呢?

张母汪秀萍死前张扣扣把她抱着怀里,看着她“嘴里喷出血,留着泪死去”,第二天法医又当着他的面锯开母亲的头颅。那是第一次,张扣扣说出为母报仇。此后,在他的成长期,据我的了解,只有他的4个亲戚朋友听说过他要为母报仇,其中不包括他的父亲。行凶前他还让父亲早点回来把鸡煮了。可见其隐忍或许是另一种表现形式的压抑。

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张扣扣是个迫击炮手,当兵的时候连续两年在全连5公里越野障碍比赛里拿第三名,从战士做到副班长。他独自爬华山,为了省钱,连夜徒步6个小时从山上走下来。在他后来行凶和逃亡时的表现可以看出其身手。

和村里的年轻人不同,张扣扣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喜欢旅行,他的房间非常整齐,所有的东西都归类得井井有条,床铺得一丝不苟。

张扣扣的记性非常好,小时候一篇课文看两遍就能背诵。律师殷清利告诉我,在会谈期间,张扣扣可以记起十几年前具体某一天干了什么事。

他在深圳打工时曾有过一个比他大几岁离过婚的女朋友,两个人交往了2年,还一度同居。但对方跟他提起结婚时,他说他这辈子可能不会结婚。

在村里的同龄人里,张扣扣混得“属于中下”,没有车、没有成家,有新房子。这套评价体系虽然未诉诸明文,却是普遍的世俗尺度。

张扣扣文化水平不高,退伍后主要当保安或者在流水线工作,赚不到什么钱,当地结婚的彩礼少则7、8万,张家花了几乎全部积蓄也只是盖了个房子,结婚还是下一步的事情,然而,张扣扣已经35岁。

在法医学上,精神损伤源自人的心理受到强烈刺激长期失衡而无法疏导,这种精神病症可能导致自杀、杀人、破坏社会秩序等重大事件。

有个朋友看完《后窗》的报道之后告诉我,也许,张扣扣成绩好的时候,一定憧憬着上大学,找个好工作,未来改变自己的家庭环境,有个爱人和可爱的孩子。“这一切都在他看到妈妈在他怀里不停吐血时改变了,”她说,“张扣扣从那时起,就停止了内心的成长。”

协调弥补机制的缺失

22年前的那桩命案,影响的不止是张家。如果说张扣扣是受害者,那么,“凶手”王家也在这其后遭遇了惩罚。直到张扣扣的尖刀刺向王家父子,完成复仇,双方的角色反转,仇恨却仍将继续。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个过程中,村庄的协调机制基本缺位。

如今的王坪村并非贫瘠穷苦之地,这里是陕西著名的“面皮之乡”。90年代开始有人外出做面皮生意发家致富。春节里外出打工的人普遍开车回家,村里停满了各种高端低档的轿车。“前几年流行盖房子,这几年流行买车子”。王家亲戚王汉军说。

王坪村还是当地的文明村。村长王晓明介绍,村庄从90年代至今大概就发生过三起命案,巧的是,这三起命案都跟张家有关。

作为邻居,张、王两家本来算半个亲戚。张扣扣大伯张忠儒是王正军爷爷的干儿子,两家的孩子互相称对方的父亲为干爹,关系“好得很”。

张母汪秀萍是个热心的人,不足的是口无遮拦,村里有名的“破落户”,爱跟人吵架,吵完还赖在人家门口不走。

汪秀萍被打死前几年,邻居郭继德生了两个女儿,她经常骂人家媳妇生不出男孩,郭家要断子绝孙。不久之后,郭继德的老婆怀了孕,因为超生出去躲。后来有一次回家被赶来的计生办的人逮个正着,引产后才知道是个男孩,那女人受不了刺激上吊自杀。郭继德一直怀疑当年通风报信的人就是汪秀萍。

悲剧往往来自于性格里的弱点。张、王两家产生芥蒂源于汪秀萍和王家媳妇杨桂英之间的口角。后来发展至拳脚棍棒,整个事件至今依然是场罗生门,中间的真假细节时过多年,村里的人也记不清楚。

(案发之后,王家大门紧闭,门前只有一条狗。)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张、王之间的口角矛盾还是持续进行的暴力厮打,中间都缺乏有效的公德主持,也没有村干部及时制止。琐碎摩擦最后演变为一桩命案,蝴蝶的翅膀扇动,复仇的风暴开始沉积卷起。

事发之后,张、王两家彻底反目成仇,不久之后,张福如和王自新还差点在田埂里打起来,而丧母的张家两个孩子,在学校里也没有得到有效的心理疏导。从法医当着孩子的面验尸的草率细节可以看出,对人的基本关怀在那个年代是无从谈起的。

只是,从暴力走向暴力,这22年村庄的协调弥补机制,有没有积极的变化,所谓“血亲复仇”的传统是否能被现代的司法途径所取代,仍是悲剧遗留的最大疑问。

【欢迎注册“狐友”,关注“三條”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搜狐知道推荐:七天提升你的办公效率--效能UP——新精英生涯规划师【橙子学院】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