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上殴打“熊孩子”竟被赞,暴戾心态最需警惕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公司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公司库

公交上殴打“熊孩子”竟被赞,暴戾心态最需警惕

添加时间2018/05/13

文丨江玉楼

四川遂宁近日发生一起公交车上施暴事件。一个小男孩顽皮地脚踢一名男子的膝盖,该名男子暴起攻击,抓住男孩,抡圆了砸在公交车地板上,再用脚狠命踩踏男孩头部。这段监控视频快速传播,但海量的跟帖评论不是谴责暴力,而是为施暴男子喝彩,欢呼“打得好”。

这是教训熊孩子系列的最新一个,但也是叫好声极其尖锐的一个。此前大学生在小吃店痛打嬉闹小孩、孕妇故意用脚绊倒门口的小孩等个案,反复酝酿“熊孩子必须教训”的社会心理,而今,这种以暴力彰显的社会暴戾心态显见成熟,施暴者得到了广泛拥戴。

这称得上是一个转折点。在公共场合中,顽劣的熊孩子与暴戾的施暴者作为一对矛盾,在大众认同的天平上终于失衡,狠狠地倒向后者。在成千上万的网络评论中,要像痛打落水狗一样教训“熊孩子”,成为公开的呐喊,这种支持对幼童施暴的狂躁现象难掩病态。

展开剩余73%

鲁迅在90多年前曾有点题,“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痛打“熊孩子”,就是懦夫所为。为这种暴力叫好、喝彩,就是不可救药。看起来像“英雄”,实质上是“孱头”。

“熊孩子”固然带来烦恼,但对暴力的普遍赞美,让理智的人产生恐惧。这种恐惧足以抵消对“熊孩子”的厌恶,也盖过了对那些肆意放纵不管教的“熊家长”的憎恨。因为这种对暴力的依赖与肯定,让我们陷入所有人对所有人的准战争状态,这才是要害。

在公义蒙尘的大量事件中,我们绝然找不到多少奋起抗争的人们。在涉及个人正义与自由的案例中,也少见勇敢战斗的拳脚。可恰恰在羸弱的孩童身上,我们看见了肆无忌惮的暴力,并被认为正当。甚至,万众聚观之下,施暴者戴上了“为民除害”的桂冠。

这是非常糟糕的现象,把社会带入了险境。那些已经并且将要为暴力欢呼的人,以为“熊孩子”得了教训,以为打击了“熊家长”,却不晓得暴力的氛围已经将我们环绕。那种被盲目赞美的暴力逻辑,已将我们包围。指向“熊孩子”的暴力之畅行无阻,是我们急需警惕并解除的社会诅咒。

无需太多辨析就能洞察,“痛打熊孩子就是有理”暴力准则正在蔓延。小到路怒症、随处可见的街头敌意、大到怒不可遏的群体冲动,“像地火一样运行”。在这种病毒式传播的暴力环境中,为暴打熊孩子叫好的人,也无可幸免,一定有机会成为随机暴力的受害者。

鲁迅还送出警告,“孩子们在瞪眼中长大了,又向别的孩子们瞪眼,并且想:他们一生都过在愤怒中。因为愤怒只是如此,所以他们要愤怒一生,——而且还要愤怒二世,三世,四世,以至末世”。公交车上痛打顽童,校门口杀学生,变老的坏人掌搧不让座的,暴力形成闭环最令人担忧。

不要再为暴打“熊孩子”找借口。那不是“熊孩子”的错,也不是通过打孩子间接地教训“熊家长”。暴力不是对“你怎么能跟小孩一般见识”的回应,更不是“家长不管总有人替你管”的因果报应。暴力就是暴力,一旦恶向胆边生,暴力就无所忌惮,若社会共识不能压制暴力,暴力就会击垮社会底线。

总之,“熊孩子”成了替罪羊、一个标签,成为越来越强、自以为义的暴力出口。但实际上,这是暴力心态的盲目集聚,是暴力被撤去约束的症状。公交车上暴打孩童,收获了前所未有的欢呼,这是暴力释放的强烈信号。警惕抽刀向更弱者的反社会举动,且停止对暴力的狂热赞美。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文章来源: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