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大获全胜?这个听证会本就各怀心思

最新公告:

我的网站

{参数1}

咨询热线

{电话1}

分离设备公司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分离设备公司库

扎克伯格大获全胜?这个听证会本就各怀心思

添加时间2018/05/07

文丨陶短房

北美东部当地时间4月10日和11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举行听证会,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先后两天在五个小时时间里,接受了数十位美国两院议员的“狂轰滥炸”。

听证会很多现场视频片段在中国互联网上流传,扎克伯格现场耿直或者呆萌的表现,反而为他圈了不少粉。在美国国内,扎克伯格这次的表现从公关的层面看,也堪称成功。Facebook的股价甚至在第一天出现了过去两年来最大的单日涨幅,扎克伯格个人身家在当天结束后暴涨近30亿美元。

这次听证会之前,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本是众矢之的。3月16日,Facebook被纽约时报和卫报两家媒体曝光,称其不重视注册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致使和特朗普前助选团队核心人物班农有密切关系的剑桥分析公司利用其系统窃取用户个人信息,用于分析并进而提升竞选广告投放精确度。

事情发酵后引发严重公关危机和连锁反应,公众普遍对个人信息安全忧心忡忡,并要求立法加强监管,不少人更为具体地提出,应仿效德国等国,立法责令互联网平台运营商负起保护注册用户个人信息之责,并要求这些运营商采取措施实现用户信息管理的透明化。

展开剩余69%

4月10日的囯会参院两个委员会的听证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由共和党资深议员格拉斯利于3月26日发起的,主题是“数据安全立法是否必要”。作为剑桥事件当事人和业内头面人物,扎克伯格被要求必须出席,而众院听证会也是在类似背景下召开。其实,Facebook和扎克伯格并非唯一被“拷问”的:谷歌的桑达尔·皮查伊和苹果的杰克·多西也被召现场听证,只是相对于风口浪尖上的Facebook和扎克伯格,他们的存在被“漠视”。

剑桥事件发酵之初,扎克伯格曾掉以轻心,最初五天一言不发,直到Facebook股价大跌,越来越多名流加入抵制Facebook,Facebook经济利益和口碑快速流失,已开始危及Facebook及扎克伯格核心利益,他才迅速采取强大的危机公关措施补救。3月25日,他在9家欧美主流报刊周末版刊长文道歉,此次两院听证会事实上也被他驾轻就熟地用作又一个危机公关平台。

在5小时时间里,扎克伯格竭力表现出专业、诚恳、甚至呆萌:不断重复“能做的只有道歉”,强调“有责任保护用户信息”,甚至哭诉“我也是信息泄漏受害者”。

而两院唯一可对Facebook和扎克伯格构成直接威胁的,是判断他是否违反几年前和监管部门达成的“和解”——即承诺采取必要和切实措施保护用户隐私,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扎克伯格寸步不让。对于其他很多问题,则态度暧昧。比如在被问及是否支持美国仿效欧盟5月将推出的“数据保护法案”时,扎克伯格含糊表示:“原则同意但重要的是细节”。

善于公关的扎克伯格为强化公关效果还用了些许技巧:参院听证前他私下拜访了加州资深民主党议员范斯坦等,结果后者不但在听证会上小骂大帮忙,且公开称赞他“是一个好人”;众院听证会上和扎克伯格激烈争论4分钟的硅谷选区议员埃休看似“外行”,实则是其老朋友,所谓争论,无非一搭一档,让他得以自然喊出十足煽情的那句“我也是受害者”罢了。

整体来看,大多数出席听证会的议员不过借机显示自己在这件公众事件中“有所作为”,准备不充分、问题“外行”,以至被有备而来的扎克伯格带偏话题,并不足奇。尽管仍有许多议员不为所动,如民主党议员马尔凯在听完扎克伯格自辩后,仍坚持推动数据安全立法,即规定不经用户授权平台不得分享其个人信息安全,但更多议员的立场早已经分化了。

比如,很多民主党议员希望加强政府监管,却普遍同情被视为自由派的扎克伯格,其中也不乏有人只是想借剑桥事件打击特朗普。而共和党议员虽普遍不满扎克伯格的政治倾向,却又本着大社会、小政府的传统立场反对强化政府监管职能。

在这样复杂的背景下,无论扎克伯格的表现能打多少分,这次的听证会都难对扎克伯格和Facebook构成什么直接或致命威胁。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阅读 (0)

分离设备厂家名录

没有该栏目

电话:{首页上方服务热线}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LINK 友情链接: {友情链接}
电话:{电话1} 传真:{电话1} 地址:{地址1} 版权所有: